台湾新增3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其中1例感染源不明


巴考:我一直忙着处理电邮,没什么机会读有趣的东西。

问:被确诊阳性后什么感想?

巴考:其实我们一直都很谨慎,所以被确诊后有点惊讶。因为阿黛尔和我在开始出现症状之前,已经近10天没有见过别人了。我们被完全隔离在家,我本人有自身免疫病,很容易受各种感染。有人好奇我为什么要做核酸检测,我的自身免疫病就是原因。

我们很快召集了危机管理团队,并拟定初步计划,考虑如果波士顿出现新冠病毒,应当采取哪些措施。

【海外网4月8日|战疫全时区】美国总统特朗普在7日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,自己直到“一到两天前”,才看到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在1月份写的新冠病毒预警备忘录。他也对记者表示:“(之前)我没看到,也没想着去找(备忘录)。”

问:哈佛是最早采取隔离措施并过渡到在线教学的高校之一,最初遇到了一些挫折,能请您谈谈当时的过程吗?

问:回头看,哈佛是什么时候开始监测新冠病毒的?

接下来的时间为了保持社交距离,大家就只能通过视频软件联络。有件事很让我们分心,我的两个孙女,一个两岁半、一个8周大,我们很想在隔离结束后和她们一块玩。

巴考:我们现在觉得好多了。我们俩很幸运,没出现过严重的呼吸问题。对我们来说,感染病毒很像得了一场流感。被感染绝对不是件好事,但至少我们的性命未被危及。

一位熟悉这份备忘录的消息人士向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(CNN)证实,纳瓦罗在1月底发布了一份内部备忘录,警告新冠病毒可能成为“全面的大流行病”,进而给美国造成巨大的人员和财产损失。据多家美媒透露,纳瓦罗先在1月29日的第一份备忘录中警告,新冠疫情最坏可能造成50万美国人死亡,财产损失6万亿美元;他于2月3日再次发布警告,称风险正在加剧,最多会有200万的美国人可能死于新冠肺炎。纳瓦罗不是唯一发出预警的白宫官员,在两份备忘录发布时,许多美国公共卫生专家都在表达担忧。